佛 門 密 宗 氣 功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程世寶

 

佛門密宗氣功

 

如訣云:

曲頸向前彎  令如鐵勾式

鼓張胸腔部  令如瓦水壺

將息緊栓繫  令如彎弓弦

射息而呼出  令如放箭式

又訣云:

引息滿息與均息  及以射息為四法

不明四法合作者  無益有損險當知

釋曰:

       言引息者,於身前約十六指處,想有靈息輪圈,用兩鼻孔,輕微無聲,飽滿引吸入體中之謂也。 引息入已,務須極盡充滿,達到肺之下端,於是收束腹筋,令膈膜上提,以抵逼胸腔,同時閉氣下壓,使此上下不漏,中滿風息之胸腔,如同瓦壺,滿滿盛水,而不滲漏點滴,是即滿息。或云壺式息。

       既作此壺式已,當更力挺胸骨,以提膈膜,令其膜之中凸者,愈再上抵胸腔,同時膜之兩旁,愈向下收窄,彈力亦愈大,所謂如抽弦張弓之式。但此時也,胸腔縱已被逼於下端之高凸膈膜,然猶如一面緊之再緊,扭動胸肋各骨,愈益挺出胸腔;一面更由鼻孔吸入短數息,使胸中風息,極盡緊滿,無以復加,而各處無不極盡均勻達到,是之謂均息。

       息既滿而且均,於是保持勿洩,至盡力能持之久。然侯乃能由兩鼻孔,先輕微和緩,繼略粗重,終乃一衝如射箭,是之謂射息。

       此四法須合作,打成一片,所謂引、滿、均、射,一氣依次行之,方為完整之瑜珈息,否則無益,而反有害也。

Bao.Su曰:此為練氣的四法及練功的四法,練氣的四法為專氣,練功的四法為致柔,故老子曰:專氣致柔能嬰兒乎,此為修煉共法。專氣為內運之功,致柔為外動之功。專氣即是練氣,致柔即是練功,故名之為練氣功。白鶴拳經曰:吞吐浮沉功練氣,飛鳴宿食氣練功。亦即用功來練氣,同時也用氣來練功,使練氣與練功成一循環無端。練功是要把身體練成致柔,亦即體柔。練氣則使氣專致,亦即氣剛,故氣剛力柔謂之勁,故此;練拳為佛法、道法的實踐功夫,古人叫做煉功夫、練功夫或作功夫,有層次上的不同。易經繫辭曰:一陰一陽之謂道,繼之者善也,成之者性也;繼善成性為儒之法門、孔子佩劍乎。專氣致柔才能使全身鬆透,亦即氣剛體柔,外柔內剛,如易經地天泰卦。  請參考拳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