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 灣 太 極 拳(上)

概論:龍吟雲起  虎嘯風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西螺七崁 程 世 寶 博士

 

練太極拳的人都知道,太極拳有「拳架、推手、散手」;而如何由此三者來練太極拳的『體』與『用』,更進而合乎『道』?如何由『粘連黏隨』的『知覺運動』中,進而『著熟』而漸悟『懂勁』之『內證運動』,更進而由『懂勁』而『階及神明』之『內覺運動』呢?如何由肢體運動(「隨意肌」之手足四肢運動)起練,進而練「不隨意肌」之五臟六腑,更進而練「心智神經」之『內覺運動』呢?

   

練拳即『作功夫』,河洛話叫『練功夫』Gung Fu,把以上三階段問題一起解決,才是諸位大德練太極拳的真正目的,也即是『練功夫』Gung Fu的目的。如要了解功夫的次第(進階順序)練法,可參考本雜誌創刊號「拳道」一文,此篇論文是筆者『練功夫』40多年來的「心得報告」(雖然在排版上遺漏了一些字….,這才是『武學』的『本來面目』!

   

太極拳之有價值,其主要原因,在於『拳』與『氣功』密切結合的結果,特別要強調的是『氣功』的作用。由於練拳者不明拳理,幾經傳承…..,遂使太極拳逐漸變質,以致有「一代不如一代」的隱憂,而幾乎成為一種『柔軟體操』。「鄭子太極拳13篇」書中的第12頁提到『吞吐浮沉』四字,後之學者卻只注重鬆『沉』一法,其他三法『吞、吐、浮』卻少有人注意,也沒有人強調練法。

 

『吞、吐』是『練氣』法,『浮、沉』是『練功』法;『浮』練『輕靈』,『沉』練『穩重』。如若只一味的鬆沉,一直鬆沉,是不是要一直沉到地底下去?「鄭子太極拳13篇」是鄭曼青大師45歲的作品,又20幾年後(鄭大師70歲左右)『鄭子太極拳自修新法』(俗稱黑皮書)一書聞世,書中第4頁曰:「殊不知此拳之體與用,猶影之不能離開形者,倘學而不能致用,則其所裨於體者,且亦偽焉!……」其意即不能『致用』的太極拳,乃是『假太極拳』,學者思之!所以,如何在『推手、散手』中來探討『太極拳』,才是今後我輩首要『關心與探討』的問題。

 

『拳架』是個人『單修法』,『推手』、『散手』是『雙修法』,此三者都是在練『八門五步』、『十三勢』。可是,一般只練『拳架』而不練『推手、散手』者,或是只練『推手、散手』而不練『拳架』者,是不是注意到每一動作的變化都已符合『十三勢』的原理與要求?不知道在『十三勢』上用功的,練體得不到體,練用得不到用,更別說『得道』?故王宗岳在『十三勢歌』云:「若不向此推求去,枉費功夫貽歎息!」

 

何謂『推手』?何謂『散手』?兩人有距離『分開』相對為『散手』,兩人接觸『粘黏』一起為『推手』,又『分開』了為『散手』,又『粘黏』了為『推手』…….,故『推手即散手』,『散手也是推手』,如此往來不息、循環無端,這才是一貫之勁也!如不如此,即使推到『天下無敵』(尤其是定步推手),也不一定敢『自由博擊』?也不一定敢面對其他武門與流派的『挑戰』?

   

南北朝時,梁武帝的鎮西大將軍程靈洗,當時「侯景之亂」,惟歙縣能保全者,程靈洗之功也!故「拳架、推手、散手」函三為一、三位一體,都是『十三勢』體與用的實踐。練拳架時,把「氣功」加進「拳架」裡面,重要的是,非如此不能把自己的氣脈練通,為自己打下良好的基礎;慧能云:「不知自性,學法無益!」故云:「不知氣脈,學拳無益!」

   

『氣功』即『氣練功、功練氣』相互循環(參閱拳道),其『練氣』與『養氣』,同為一氣之源,故以『武火』來『練功夫』(Gung Fu)叫『武功』,以『練氣』為主,亦即佛門之『瑜珈法門』。以『文火』來『作功夫』叫『內功』,以『養氣』為主,亦即佛門之『熏習,即中觀法門』。練拳河洛話叫『練功夫』Gung Fu,俗語叫『練拳頭』,也就是一般的『作功夫』。如何把拳練好?其主要關鍵在於如何『練氣』,這也就是『練氣』的『功夫』。有了氣以後,然後才是『丹田』,丹田乃是聚氣之所,又名氣海。如不練氣,又如何有氣去『氣聚丹田』呢?也就是易經所謂的『乾元、坤元』,『乾元、坤元』本為一元,沒有『乾元』的『生』,又那有『坤元』的『養』?『功夫』之所以無法精進,在於『拳理、拳法』沒有讀通,更在於忽略了乾元(練氣、生氣),大夥兒一味的去『氣沉丹田』。試問無氣,又如何能『聚氣』和『沉氣』呢?如一低凹的漥地,如果沒有「水」流入匯集起來,又如何能成為「池塘」、「湖泊」呢?丹田練好了,氣也聚了,再接下來的是『運氣』使之為『勁』,發而為『絕技』,這就是拳的『用』。特技團的演員其身段最柔軟,舞者的身段也很柔軟,然而為何無勁呢?故,『氣剛力柔』謂之『勁』。

 

『勁』如長江大河,滔滔不絕也!故曰:『長』。長者,常也,為『不生不滅』法,即『諸行有常』。身體練好了,即為『不漏身』。同時,拳法也練好了,即『諸法』都有了『自性』,因而得『涅槃寂淨』的果。根本佛法的四法印『諸行無常,諸法無我,有漏皆苦,涅槃寂淨。』前三是因,後一是果。前三即『三觀』,亦即『無常觀,無我觀,苦觀』,修三觀所得之果為『常樂我淨』。在大涅槃經中,佛平常所講的『無常、無我、苦、空』是『方便法』,其究竟道理則為『常樂我淨』。根本佛法『十二因緣』的源頭是『無明』,一切都起於『無明』,眾生由於『無明』,而發生種種『無知』的『行為』,就是『行』human behavior,『行』是支配人們有目的『行動意志』,其本質也就是『業力』。此業有三種:『身、口、意』。故北宋周子云:『動而正曰道,故君子慎動』(參閱拳道),這就是『動』的功夫,即以『行正』來斷『無明』。而目前修佛法者,都由『愛而不受』及『禪定』(靜功)來修,難怪梁啟超在他晚年所著「佛學研究」十八篇第13頁云:『唐以後,殆無佛學…..。』筆者認為,在武則天時,神秀慧能的分宗,是為佛法失傳的主因神秀云:『我法總歸-體用-兩字』(見楞加師資記),他的主要法本是:『練身、練命、練氣。』而慧能的主要法本是:『練性』。後代由於『練命與練性』兩者的分開,自然就練不到『透空』。佛云:以『妙有』才能顯示『空』義。故,由『漸修而頓悟』是為『根本次第』。

『練氣、養氣』同為一氣之源,其主要目的是把丹田內的『陰氣』引出來。老子曰:『抱元守一』。丹道曰:『溫養』。佛家曰:『熏習』。儒家曰:『默識』。宋理學家曰:『惺惺然』。莊子曰:『心齋坐忘』。密宗曰:『口密』(身口意三密)。北宋程伊川曰:『何謂時中?其難在中,須默識心通。』把丹田的『陰氣』由口引出,如此體內的『真氣』才能升上泥丸,以作為『養氣』之功。易經云:『氣動而聲發』,引丹田之『陰氣』可分為『靜態』與『動態』。靜態時為『龍吟』,白鶴拳曰:『鳴』,易經云:『鳴鶴在陰』。動態時曰:『虎嘯』,白鶴拳曰:『雷聲』,形意拳也叫:『雷聲』,西螺七崁金鷹拳曰:『閃力雷聲』,佛密宗曰:『寶瓶氣』,瑜珈曰:『瓶氣』,太極拳也叫:『雷聲』。參閱向凱然(不肖生)在民國十幾年所著的「練太極拳之經驗」云:「楊澄甫與其兄楊孟祥楊少侯同受家傳,而孟祥獨練斷勁,一手一手使勁,放出咚咚有聲….。」董英傑之「太極拳釋義」書中亦曾描述,可以作為佐證。儒、道、釋都在探討『人』的真理,所共同面對都是人的『身體』與『心智神經』;故東方有聖人,西方有聖人,心同此心,理同此理。此『真理』是要『作功夫』去內證的,『證』後方有『覺』;故孔子叫之:『默識』(默然內識)。我們暫叫為:『內覺』真理。把體內的『陰氣』都煉掉了,才是『純陽體』,此身才是『太極真體』。道曰:『心不動則龍吟雲起,身不動則虎嘯風生。』此為拳道之『龍虎二氣』也。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清代楊氏傳抄老譜---太極圈云: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退圈容易進圈難,不離腰頂後與前。所難中土不離位,退易進難仔細研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此為動功非站定,倚身進退並比肩。能如水磨摧急緩,雲龍風虎象周全

要用天盤從此覓,久而久之出天然。

源流:攬彼造化力  持為我神通

自有人類就有『拳道』。何謂拳?曰:『拳拳服膺,動靜自然,舒適而有勁者,謂之拳。』何謂道?曰:『練而有成者,謂之道。』,『拳』最早的文字記載在詩經小雅-巧言篇。拳道歷代相傳,大約在明末清初時,才分為『內、外』家及各種門派,黃宗羲的兒子黃百家著內家拳法,其後各門各派相繼而出。其實拳道,是各位大德歷代祖先的『修身養性』智慧寶藏,以『拳』為『法』,以『太極真體』為目的,其過程為『作功夫』,河洛話叫『練功夫』 (Gung Fu)。許多人都在研究,「太極」最早出現在易經擊辭,或是莊子的大宗師篇呢?我們都很糊塗,其實太極是動態的先天八卦,易經不是說『周流六虛』嗎!八卦是動態的,「動態的八卦」即是太極,不信做個先天八卦圓圖快速轉轉看。

 

  而六合就是六虛陰陽相合,亦即是『天、地、人』各『陰陽相合』。而太極拳十三勢,就是要練『陰陽相合』成『純陰』(坤卦)或『純陽』(乾卦),亦即是『太極真體』,亦即是『天地定位,人在其中。』。而人落入後天,一切的行為都受後天八卦所支配,故把『後天八卦』練回『先天八卦』,是為『返樸歸真』,即為『太極真體』。其樞紐為由後天八卦的「坎、離」兩卦練起(即拳法水肢、火手),即抽坎填離,而返回『先天八卦』的『太極真體』,俗稱:以『後天練先天』。

 

  其法為『用意不用力』;『用意』即「不落空」,『不用力』為『不著相』,故『無相為相』是為『實相』。『用意不用力』,其目的為『無力而有力』謂之『神力』。(鄭子13篇P40之『神力』。河洛話相當於身【神】力,概【身】、【神】兩字,音近也),也即是『整勁』。

 

  『太極拳』最早出現在梁武帝時的鎮西大將軍程靈洗,唐代許宣平所傳太極拳名『三十七』,因內有「三十七式」而名之也,又名『長拳』。因勢如長江大河,滔滔不絕也。唐代李道子,時人稱為夫子李,所傳之拳名『先天拳』,亦名『長拳』。長者,常也;也就是勁無窮,為不生不滅,乃易經之『剛柔相摩,八卦相盪。』之象,直傳陳希夷,傳火龍真人賈得昇),再傳張三丰..等,明代抗倭名將戚繼光紀效新書,也名為『長拳』。故『太極拳』出自何人?與楊班候同時之李亦畬猶謂:『不知始自何人?』。其實是歷代祖先,眾人長期累積的智慧結晶。而近代『太極拳』之名,相傳是與楊露禪同時的武禹襄所定的。拳架則各有奧妙,其目的是要把「後天身體」練回「先天真體」。即佛在大涅槃經所講:以『無常、無我、苦、空』的『方便』法門,使完成究竟境界『常、樂、我、淨』之目的。

太極拳的拳架:輕靈鬆軟,外柔內剛。

 

拳架以『太極』為名,以其動作『處處』分『陰陽』,外表看似具體,內涵卻極為抽象。練習時,要注重拳架姿勢的正確,更要深入抽象的內容『意、氣』去探討;若沒有『內運』的太極拳,只是一種『柔軟體操』,故把『氣功』加入『拳架』裡面,才是當前最迫切需要的。何謂『氣功』?(請參閱拳道)       『拳架不清楚的大德們,請參閱市面上任何一本太極拳的書,但不要如禪宗大德所言:『我眼本明,因師故瞎。』,哀哉一嘆!

 

  意為內運之功,以心行氣,意到氣亦到,以氣運身,氣動身亦動。拳譜云:『以心行氣,以氣運身,全身意在神不在氣,在氣則滯。』因此,太極拳是精神專致,用意練意,行氣練氣,一舉一動均要『用意不用力』,其『用意』即在『不落空』,『不用力』即在『不著相』(即不著力),此『法』極為抽象,故要下一步由『身體』練起,自然能『用意不用力』。

 

  身體為『內運外動』之功,在【拳道】已有詳述,要達到精神方面的『意』,要由身體的氣脈練起,以氣催勁,使「外功加強」,「外功的加強」又補助「內運的氣脈」,「內運的氣脈」又補助「外功的加強」……,拳云:『運勁如百煉鋼』,如此循環無端,練而無練,無練而練..,以達『專氣致柔』,才能『極柔軟而後極堅剛』,故『柔中有剛,剛中有柔』,『剛柔相濟』方為『懂勁』。其樞紐在於『肢體的放長』,以加強全身的『彈性』,有了『彈性』,方可以進而成『掤勁』,進而全身才能有『彈簧勁』,故云:『太極是掤勁,動作走螺旋。』故,『起心動念』即為『用意不用力』。

 

  動作的外動之功,拳云:『力墜湧泉,渾身是勁。』全身的重量及虛實在左右湧泉,全身輕重轉化在於湧泉;絕不是一隻腳重,而另一隻腳輕,動作太粗了像太極拳嗎?左右膝蓋是承受一身的重量,若只用一個膝蓋承受,不運動傷害才怪?而且年歲越大越容易受傷,一受傷就好不了的,善大德們一定要特別小心注意的。唐代李白云:『攬彼造化力,持為我神通。』老祖先的智慧,我們要好好的「珍惜與利用」。

 

『十三勢』的『八卦五行』分析如下:

掤:乾卦(天),掤如天之變,乾象純剛,故掤而向上,迎身接肢。

  按:坤卦(地),按如地之穩,坤象純柔,故按而向下,青龍赦水。

  擠:坎卦(水),擠如水之險,坎象中滿,故擠而出之。

  履:離卦(火),履如火之急,離象中虛,故履而合之。

  採:巽卦(風),採如風之捷,巽象下斷,故採而填之。

  列:震卦(雷),列如雷之猛,震象仰盂,故列而爆之。

  肘:兌卦(澤),肘如澤之藏,兌象上缺,故肘而補之。

  靠:艮卦(山),靠如山之固,艮象覆碗,故靠而損之。

 

  亦即把每一勢都練成『純陰』或『純陽』之象,即易經云:『一陰一陽謂之道』(見拳道)。五行為:進為火,退為水,顧為金,盼為木,中定為土。拳云:『進退一指半步之功』此為進退。顧為防守,如金之圓,銅牆鐵壁(河洛話叫銅筋鐵骨)。盼為打法(攻擊),如木之尖,拳拳擊重要害。中定為土,整體如排山倒海之勢。故拳云:『金成圓,木要尖,水起浪,火起風,土追殺。』

 

  此『太極』之『十三勢』,以五行為本,八卦為用。萬物土中生,故木、火、金、水均要含有土,這叫做四庫土。五行理論,最早出現在尚書洪範九疇,其後春秋戰國有『五行學說』。漢代董仲舒云:「五行(木火土金水)比相生而間相勝也。」墨子云:「五行無常勝,說在多。」如水剋火,如火太大了,水反而被蒸發掉了。故『性質』與『數量』一樣重要,不能偏於一方。

太極拳的用:粘連黏隨,發光動地。

『勁』為習太極拳者的『口頭禪』,惟今人言勁者『多』,真懂勁者『少』,而能用勁者『少之又少』,『推手與散手』是用來訓練「懂勁」與「用勁」的方法。可惜這些年來,『推手比賽』推廣的結果,把『推手』推向『角力』的方向,不只『失真』、『丟掉原貌』,更使真正想把「太極拳練好」的老善德們望而卻步。民國五十五年,筆者跟隨先師韓雨霖(白水老人1901∼1995年)學太極、形意、八卦掌時,各路的老前人前來台中時,與先師推手的景象(他們的年紀都很大),筆者親眼目睹整個過程,如今猶歷歷在目,真是感嘆萬千!『推手』白鶴拳叫『作肢』,金鷹拳叫『接肢』,都是練『致用』的方法。

  太極拳的口訣為:『輕靈鬆軟,外柔內剛。』十三勢的每勢均要有『粘連黏隨』方為『整體』之勁,『一貫』之勁。其勁具有伸縮性,如鐵似綿,有時柔如綿,有時剛如鐵,『綿裡藏針』是也。其『柔虛剛實』全由『來勢』而定,彼虛我實,彼實我虛,虛實如環,反覆無端;『彼不知我,我能知彼。』使人『莫測高深』,故吾發勁,無不勝任。欲探其妙,須知『化勁、發勁』之法,亦即『粘連黏隨』;『黏隨』為『化勁』即『得機』也,『粘連』為『得勢』即『發勁』也。故『黏隨粘連』即『得機得勢發勁』。『我的得機』即『彼的敗機』,『我的得勢』即『彼的敗勢』(破勢)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分析如下:

黏勁:即不丟,亦不離。接手時,須黏著彼勁,不只雙手,須全身各處均能黏住彼勁,所謂『動急則急應,動緩則緩隨』,其用勁之法在於『似鬆非鬆,將展未展』之意,才能隨意應付。

 

走勁:即不頂,不抵抗之謂。一覺彼有重意,即變為虛,鬆此處而偏沉之。      故曰:『偏沉則隨,雙重則滯。』這就是『隨』。稍覺雙重,即速偏沉,不稍低抗,使彼處處落空,毫不得力,所謂:『左重則左虛,右重則右杳。』進而知覺異常靈敏,感而遂通,有『一羽不能加,蠅虫不能落。』之妙,其用勁之法在於『腰』,腰有不足時,方補之以跨,甚至用步。

 

    『黏勁』與『走勁』(隨)『合而用之』,則為『化勁』。黏有進意,走有退意,進退相濟不離,方為『化勁』。

 

引勁:由『化勁』用『逆來順受』之法,引出彼勁,然後從而制之。若彼勁不出,吾出手引出彼勁,也是『引勁』。其他拳法叫『搭橋』,若「無橋」要自己『造橋』也,亦即拳云:『有橋過橋,無橋造橋,接肢之法也。』能引,然後能拿、能粘,而後能發。故曰:『引進落空合即出』。其『用勁』之法全在於『輕』。

 

拿勁:引後能拿,拿勁須拿『活把』,即拿彼的『死門』,一現『死門』立即『發勁』。其『用勁』之法全在於『腰腿意氣』。

 

粘勁:一粘即起,亦即『拔根勁』,使對方『破勢』。欲能發人,必先用『粘勁』。我的『得勢』是建立在對方的『破勢』。各種拳法均注重『粘勁』,為千古以來師父所不傳也。寶鼎:形意拳譜第15頁:『惟粘勁,又捷又靈,能使日月無光而不見其形,手到勁發而不費力,如大風過,百草俱偃,如虎之登山,龍之升空也。』與金鷹拳的描述是相同,『粘勁』之樞紐全在『意氣身形』。

發勁:能引、拿、粘,遂後能發。發之不佳,多由於引之不合,拿之不準或粘之不靈,其『用勁』之法為『由腳而腿而丹田,形於手指,總須完整一氣,如放箭似的。』身如「強弓強弩」,手如「弓滿即發」之箭,出手恍如「雞啄食」,打人猶如「震地雷」。蓋柔勁能抽提,剛勁能轉頓,須剛勁而側入,柔勁吞吐而旋繞。接手時『順力逆行』,落手時『含蓄纏綿』,開合若連環,滔滔不絕也。

 

  楊健候常云:『得機得勢發勁』,亦即『化勁、粘勁、發勁』是也,也就是『黏隨粘連』;『黏隨』為『化勁』,進而『粘勁』,再而『發勁』須連連不斷,整體如排山倒海之勢『追殺』,這才是『太極拳勁』的『本來面目』。其法:掤、履、擠、按、採、列、肘、靠,式式能發人,其用:拳、掌、肘、腕、肩、腰、跨、膝、腳、腿,處處能擊人。故拳云:『由腳而腿而腰,總須完整一氣。』又曰:『其根在腳,發乎腿,主宰於腰,行乎手指。』此主宰於『腰』,是用『丹田氣力』而不是用『腰力』(見拳道),故十三勢歌:『命意源頭在腰際』的『際』字。『刻刻留心在腰間』的『間』字。此兩字為『太極拳命脈』之所在,進而了解『一動無有不動,一靜無有不靜。』的道理。北宋程伊川云:『何謂時中?其難在中,須默識心通。』佛云:『發光動地』。『發光』即是拳得八方之力(下集會有討論)。『動地』即『舒適有勁』之意(武學的『力墜湧泉』,亦即佛門的『動地』),故『發光動地』是正確的『行』,才能斷『無明』。北宋周敦頤易通書云:『動而正曰道,用而和曰德,邪動辱也,甚焉害也,故君子慎動。』(未完待續

 

※※※下篇為推手、散手以及三花聚頂,五氣朝元,五行合一。※※※

 

  筆者主修經濟學,1979年經濟學碩士,1982年到美國加州Sanda Barbara州立大學博士班主修經濟學。本來對『儒、道、釋』之哲學涉略不深,直到20044月的一個偶然因緣,無意中發現『易經』與『武學』的密切關係,認為整部『易經』都是『武功秘笈』,6月份重閱『金剛經』及『周易參同契』,1115日著手寫『拳道』一文,把40多年來的『練武心得』與『古哲理』相結合,『武術』委實是『古哲理』的『修練與實踐』方法。南宋朱熹70歲時,在信中對蔡季通說:『吾人晚年只合愛養精神,做有益身心功夫。』同時與蔡季通共同研究『周易參同契』。朱熹常曰:『眼中見得「了了如此」,但苦「無下手處」。』又曰:『今如「識得頭緒」,卻未得其「作料孔穴」。』隔年朱熹71歲死了。朱熹對作者本人的啟示,使我把「拳與道」合一為『拳道』。北宗程明道云:『吾學雖有所受,「天理」二字卻是自家拈出來。』,故『拳道』是筆者自個兒拈出來的。老一輩都說『練功夫』(Gung Fu),是不是很有道理呢?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<<<以上,就教於諸位善大德,歡迎以武會友,請多包函指教。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