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 灣 武 術

 

概論:以氣摧功  勁全神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西螺七崁 程 世 寶 博士

 

 

台灣武術 Gung Fu:『即拳拳服膺,動靜自然,舒適而有勁者,謂之拳。』動靜處中,能守能用,發揮氣質本能,不期然而然,莫知至而至。須知非常即是平常,勿論行站坐臥都能隨時作功夫;首先端正身體,凝神靜氣,使意念虛空,掃盡情緣,寂靜調息,以溫養內外,滌除邪檅,動而有序,動中有動,筋骨氣血不練而自練,不養而自養,人之氣質本能逐漸發展矣!用功時,全身大小關節能否上下前後左右相互作用,以及神經支配之意,和氣血之流行,與呼吸吐納調息所發之彈力,如何匯聚一體,以達舒適有勁。拳拳服膺即永保不失,盡吾人氣質本能之道也,亦即拳理之所在。

動靜自然,能守能用,即是拳法。靜守動用,動即靜,靜亦動,其動靜一元也。北宋周敦頤易通書云:『動而無靜,靜而無動,物也。動而無動,靜而無靜,神也。動而不動,靜而無靜,非不動不靜也,物則不通,神妙萬物。』發之於拳法即攻守一元也。化即是發,化即是發,亦即身讓手不讓,手讓身不讓,攻守成循環一體,其變化無窮,乃拳法之妙用所在。察其神情如靈貓之捕鼠,身如在空氣中之動盪,毛髮悠揚相依大有放之六合長伸之意,氣血如波浪迴旋不已之勢,此身心氣血修練之要首也。若是者,非盡妄念,動靜不失於自然,無論如何用功,最忌身心用力,用力則氣滯,氣滯則意停,意停則神斷,故起心動念即是用意不用力,否則全身皆非也。

人身內外一體,意動一致,拳理拳法唯有是非,而不能分為內外家。學拳有成者,為內家;無成者,為外家。每一動作均要合乎拳理拳法,才不會造成運動傷害,進而有成,使意、氣、力合一,以盡拳功之妙用。起心動念發之為勁,亦即拳論所說的意到勁到。勁者氣剛力柔也,善大德應消除門派之紛爭,以存拳理拳法之真義,如此才能改善身體,進而修身養性,使性命合修,終而合道。台灣武術Gung Fu即以此原則為善大德善盡健身、修身、養性之責。何謂修身?即修補身體也,衣破布來補,身體的虧欠用精氣神來補,這是拳道的第二步功夫,即如何將氣脈練通,請與拳道(創號刊),台灣太極拳上(第三期)同時參閱。武術門派之不同,只是風格不同而已,其奧妙處,只在於如何求勁,有勁以後才能由此『有』 (亦即氣脈),以求『無』(亦即靈脈),意即以有求無,以『四大假合』練『真如』的以假練真。

源流:浩然廣納好身手

拳頭要好在寶島

金鷹拳為西螺七崁的拳道,是台灣最早的本土拳法,400年來先民移居來台,隨之傳入台灣為保鄉之拳法,以致有西螺七崁之說。相傳為南宋定國時岳飛訓練士兵的拳法,民間傳說觀音菩薩身邊的大鵬金翅鳥為岳飛,因此稱為『金鷹拳』;因人有五隻手指頭,故全名為『五爪金鷹拳』,簡稱為『金鷹拳』。南宋末期程文智、程文惠兄弟,本為河南開封府人氏,遂將此拳法傳入福建,後在福建漳州府大為流行。明末時,先民移居來台時,,隨之傳入台灣為保鄉之拳法。民國61年,華視推出一部人人愛看,家喻戶曉的閩南語連續劇『西螺七劍』,該劇是將各角落的『西螺七崁』武功,改編為『西螺七劍』。劇中以不同英雄粉墨登場,發揚先民精湛武功及墾荒此地的辛勞史蹟,然而劇情與史實難免會有所出入,其中西螺阿善師,本名劉炮,字明善(1792~1867),本福建漳州府紹安縣人氏,於清道光八年(1828)來台,起初居住於打貓 (嘉義民雄),後來獲悉,表親居於土地肥沃的大西螺地區,於是道光11年遷居於大園(西螺廣興里),由於他精通拳法,在庄內教授拳法,遂成第四代弟子蔡秋風(1841~1916)創立了振興社,據作者了解,在阿善師以前就有很多老師父在傳金鷹拳。這些都是史實,重要的是此拳法,是否有過人之處?此拳法非常重視發勁,如鷹之振翅彈抖,其拳法與形意拳非常相合,把把不離鷹抓;金鷹拳法形於意,吞吐浮沉氣練功,剛柔開合功練氣,勤練修身兼養性。此為拳之體,亦即氣功互練的專氣致柔。此拳的用為『得其環中,以應無窮。』拳法為順中求逆,吞吐浮沉,剛柔開合,陰陽屈伸造化之理,不運氣而氣充,用意而勁無窮。究其功之所至,合陰陽,參造化,而與拳道同體。

 

體:吞吐浮沉,剛柔開合。

吞吐浮沉為內運之功,剛柔開合為外動之功。其原理請參閱拳道之體(創刊號)。茲介紹練體的套路:『三戰拳』 ,一戰精,二戰氣,三戰神,故名『三戰拳』;亦即練精、練氣、練神的套路。戰而要勝為精練之極致,故河洛話叫『戰拳』。此拳為功練氣、氣練功之套路,看似容易,操作實難,其特色在於由極靜到極動,又由極動到極靜;體內氣的『吞吐浮沉』要與身體動作的『剛柔開合』相配合,亦即每一動作須體內外意氣力相配合。其要法為:『手握日月,身入水火之無實無虛之練功法。』如此才能改變身體,使身體鬆透,才能得到本體勁;亦即台灣太極拳雜誌上(第3期)之黏勁、引勁、拿勁、粘勁、發勁。其他拳法的個別勁為此本體勁的組合。以其多言,不如起而行。

 

用:勾摟採掛、刁進崩打、粘黏貼靠

金鷹拳以『哲學』、『力學』為基礎,參于『醫學』的輔助,而予提升『武學』的最高境界,衍成源遠流長、博大精深,經歷無數先賢創造、傳承、改造,形成獨特的傳統武學。拳法練習的初步目的為健身、尋樂趣、自衛。所謂健身即增強體質、却病延年,健康的身體是一切事業的基礎。所謂尋樂趣,即在練功中不斷摸索研究拳理拳法,從中尋找無限的樂趣,是很好的課外活動。所謂的自衛,即技擊之謂也。此拳法是以吞吐浮沉、剛柔開合來練其體,以勾摟採掛、刁進崩打、粘黏貼靠來練其用。體練好,身體必健康;用練好,拳法必精進。體用互練,相輔相成。日常練習時,要不斷鑽研與揣摩體用之法,以期提高自己的武學水準,自然就趣味橫生。其第二步是『功練氣、氣練功』的氣脈練法,進而至『洗髓』之功。故練習時要求:1、精神飽滿,充分顯現強烈搏鬥意識,無花巧動作,拳勢寬敞開展,活潑彪悍。2、拳式要求剛柔相濟、長短互用,特重勁道、速度、靈敏。3、拳套結構要求緊湊、變化轉換要有勇猛的氣勢。故身法、手法、步法都要求連綿貫串,一氣呵成;正所謂:進手進步須進身,身手齊到法為真。

 

金鷹拳出拳剛猛,把把不離鷹抓,手腳的動作多善用擒拿、指戳、手腳並用。出招時,招招逼人,拳爪並用,動作快慢有序,即所謂:『拳去不空回,空回非奇拳。』貼身時善用肘、肩及全身之攻擊,環環入扣,綿綿不絕,以發揮『得其環中,以應無窮。』之妙用。拳架小且低,即所謂『一條馬』,進退閃躲迅速靈敏,且拳勁異常剛猛。五爪擒地,落地生根,步法強調腳踏『中宮』再移轉換步,即拳經云:『打拳如走路,看人如篙草。武藝都道無正經,任意變化是無窮。豈知吾得嬰兒玩,打法天下定是真形。』三回九轉是一式之理,盡在其中矣!身法強調側身閃躲,柔化以避其剛,上下相連,內外合一,剛柔相濟,以達到『落地生根,借地力,震身鶴肢』之氣功拳。拳法強調動功,靜之為樁,動則為步。

 

結論:飄身如絮輕變幻,

一觸如飆風閃電。

   台灣武術Gung Fu,是以練形為入門,再依『先命後性』的煉養次第,其次地為第一層功夫(Gung Fu)的練形練功之易骨階段,亦即肢體運動之知覺運動。第二層練氣與練功的循環互練之易筋階段,亦即練不隨意肌之五臟六腑之內証運動。第三層涵養柔化於氣功互練而致洗髓階段,亦即練心智神經之內覺運動。致此,神氣運用圓活無滯,身體動轉其輕如羽,正如:飄身如絮輕變幻,一觸如飆風閃電。

 

  西漢董仲舒對漢武帝的問對策中說:「道之大源出於天,天不變,道亦不變。」故:『拳道之大源出於身體,故身體不變,拳道亦不變。』一有人類,此身體就是如此,故煉養此身體的次第也都是一樣的,再過幾千年亦是如此,除非人類的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,例如人的心臟生在頭頂上。武術各門派的用功法,無非是拳道的實現,但要合乎拳理拳法,否則練了一輩子,也不會有所成就的。明朝劉伯溫曾說:『多能者鮮精,多慮者鮮決。故志不一則龐,龐則散,散則潰潰然罔知其所定,是故明生於一。禽鳥無知,而能知人之所不知者一也。人為民之靈,而多欲以昏之,反禽鳥之不如。養其枝而枯其根者也!嗚呼!人能一其心,何不如之有哉。』養其枝而枯其根者,練拳者為何不從根本練起,反而在肢體之一招一式講究呢?莊子在宥篇:『廣成子南首而臥,黃帝順下風膝行而進,再敗稽首而問曰:聞吾子達於至道,敢問:治身奈何可以長久?』故修身而能長生,是莊子心中的至道。武術的秘訣在於練,亦即行,與其於文字上用功夫,不如起而行。